欢迎进入哈尔滨电机厂有限责任公司!

新闻中心

“金手指”这样练成

记2019年“最美退役军人”、哈电集团电机公司首席技师裴永斌
来源: 本站 浏览次数:52 发布时间:2020-05-15

发布时间:2020年1月    来源:《中国退役军人》杂志 

文 ∣ 王学善 特约记者 姜玉坤


      2020年元旦,哈尔滨冬夜8点多。


裴永斌刚刚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走在回家路上。北风“呼呼”地刮在脸上,路灯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。

自1985年从部队复员以来,从家里到单位的这两点一线,裴永斌走了30多年,几乎没有中断,节假日也是他的工作日。

30多年中,裴永斌练就了一项绝活:靠着手指触摸钢铁,能测出几分之一毫米,他因此被称为“金手指”。

继获“全国劳模”“全国模范退役军人”“中国质量工匠”等荣誉后,近日,裴永斌又被评为全国“最美退役军人”。

一个普通车工是怎么成为“大国工匠”的?练就“金手指”到底有什么诀窍?记者连线裴永斌,揭开“大国工匠”的神秘面纱。

有本领,才是真帅


37年前的那个隆冬,新兵入营第一天,让裴永斌永生难忘:穿上军装,感觉心里特别美!他正照着镜子,连长问他:“帅吧?”他说:“帅。”连长却一脸严肃:“这不叫帅,等你练出一身过硬的本领,那才是真帅。”

一席话,让从小就好胜心强的裴永斌几乎一夜未眠:报效祖国也要有真本事,当兵就要当尖兵。可怎样才能有真本领?如何才能当上尖兵?连长告诉他,脚踏实地,不断进取,就一定能有所成就。

从那以后,裴永斌做事认真、追求极致,很快从一名普通战士成为响当当的训练尖兵。然而,当他甩开膀子准备大干一番时,1985年军队百万大裁军,所在部队被裁掉,他不得不抱憾离开军营。

从部队复员,裴永斌被分配到哈尔滨电机厂,成为一名技术工人。在公司厂房里,有裴永斌难忘的童年回忆。小小的他,曾经偷偷穿上爸爸大大的蓝色工装,揣上工作证,在车间像模像样地“工作”。

1985年1月,隆冬里的哈尔滨,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,裴永斌的心里却有着说不出的热乎。这一天,他终于穿上蓝色的工装,汇入哈尔滨电机厂上万名员工的洪流中。

练就“一手摸”,成为“金手指


      裴永斌如愿站在了大设备前,成为一名梦想中的车工。这一站,就是30多年。当年安全帽下的两鬓青丝,如今已花白。


哈尔滨电机厂始建于1951年,主要生产水电设备,产品远销世界各地。看着自己生产的设备在那么多地方发电,给人们带来光明,裴永斌特别自豪。
水电设备有一个核心部件,叫弹性油箱。它属于发电机组的核心部件,承载着机组数千吨重量,其品质关系到整座水电站的安危。

弹性油箱的生产难度很高,在加工油箱内部的时候,车刀刀架会遮挡入口,加工过程中注入冷却液产生的烟雾,致使整个过程处在雾里看花的状态。
怎样才能透视油箱内部,确保走刀的精确位置呢?裴永斌决定用手测量,练就“一手摸”。同事劝他:“连精准的仪器都透视不出来,还想用手摸,那不是‘天方夜谭’吗?再说了,依靠‘摸出来的标准’生产设备,万一出了事故,那责任谁能担得起?”

但裴永斌不信邪,退刀、调整、进刀、找正、触摸。日复一日,月复一月,年复一年,百次千次万次地练习“一手摸”。

到后来,裴永斌能一手摸出油箱壁厚和表面粗糙度,成为行业公认的“金手指”。这双神奇的工匠之手,仿佛长出了可以拐弯的眼睛。

靠着这个“金手指”,裴永斌不断出绝活儿。刚开始,生产一件弹性油箱需要9天,而且因为生产难度大,质量经常不达标,每生产几台就要多备出一件原料。裴永斌接手后,经常在下班时间拿着废料反复实验,渐渐摸出了“门道”。在他生产的4000多件弹性油箱中,没有出过一件废品,成为公司首批免检产品。弹性油箱的生产周期也从72小时缩短到42小时、32小时,现在24小时就可以完成。

成绩的背后,是艰苦的付出。裴永斌平均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,周末和节假日也基本不休息。有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他才知道,家里的电器坏了、下水道堵了,都是他爱人自己修的,从来没跟他说过。

2014年8月24日,是个周六。裴永斌正在单位忙活,突然接到邻居电话,说他父亲摔了一跤,被送到了医院。裴永斌安全帽都忘了摘,直奔医院,却没见上父亲最后一面。

“父亲多年来独自生活,我打电话过去,他总跟我说:‘你安心上班,不用担心我,有事儿我找你。’可直到他去世,也没有事找我……”说到这里,裴永斌的眼圈红了。

年近50岁,开始编程
      裴永斌家的书柜里,有一块灰色的石头,被他视为珍宝。


这块石头,来自被拆除的柏林墙,是裴永斌赴德进修带回来的。

1989年4月的一个上午,车间领导告诉裴永斌,厂里要派十名技术骨干到德国进修学习数控机床。

听到这个消息,一个德文字母都不会的裴永斌,马上报名学习德语,连吃饭的时间都不放过。3个月后,裴永斌以优异的成绩,成为出国进修的人选。

在德国西门子公司,裴永斌像海绵一样吸收着营养。白天苦练技术,晚上整理笔记。除了那块柏林墙上的石头,他还从德国带回了一身技术,成为水电分厂为数不多的接触过数控机床的工人。

看到了中德技术的差距,裴永斌回国后,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了技术研发上。厂里大大小小的技能大赛,裴永斌获奖无数,全国劳模、中国十大质量工匠、免检个人……被一大堆光环围绕的裴永斌,眼里盯着的仍是生产,心里想着的仍是效率。

哈尔滨电机厂是我国最大的水电机厂之一,来自全球的订单常常雪片似的飞来。尽管当时弹性油箱的生产周期已经缩短,但看着工期计划表上满满的订单,从工厂领导到裴永斌都在犯愁。

厂里决定引进数控机床,替代原来的“笨床子”,用电子化操作来提高效率。

但这并不容易。由于各地水电站条件不同,每件弹性油箱都是量身定做,得在机床上配备一套个性化刀具,才能生产出不同类型的弹性油箱。特别是R6刀具,过去只能加工到30毫米深,现在则要满足67毫米深的要求。

在好几年时间里,裴永斌反复琢磨、反复实验、反复修改,一套极致完美的个性化刀具终于可以投入使用。

要实现数控机床投产,还需要关键一步:编程。有了一套精密的数字程序,才能控制数控机床。

这项任务,又落到了裴永斌肩上,因为没有人比他更熟悉弹性油箱的各项技术指标和参数。

此时年近50岁的裴永斌,“也有过犯难、想过放弃”,但他又一次突破自己,走进车间,开始编制程序。

夜里的灯,连续亮了30多天。终于,数控机床生产的第一台弹性油箱下线了。

这意味着,弹性油箱走向了智能生产,生产效率提高100%以上,截至目前已完成300多件生产任务,节约生产时间4000多个小时。

最大心愿,把绝技传承下去

30多年间,裴永斌身上的工服不知道换了多少套。

生产弹性油箱,在2016年以前都是用“笨床子”,需要用豆油做冷却液,床子转起来,经常甩一身油,导致裴永斌身上总是有一股“炸果子味儿”。他拿工作服去洗,每次都得两份洗衣票,人家还不愿意给洗。

有很多人问裴永斌:这活儿技术要求高、工时奖金低,还又苦又脏又累,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?

裴永斌笑笑:每天做好手头的事儿呗。

连长当年对他说的话,始终在他心里激荡。无论做什么事,他都想做到最好。

这些年,除了在厂子里工作,他还去过不少地方,甚至是国外,都是因为当地的发电机坏了,别人束手无策,于是找他去修。他总能找到症结,想到办法。

最惊险的那次,是在2014年10月,在非洲尼日利亚凯恩吉水电站,水轮机气缸活塞坏了。当地没人能修,如果运到中国来修的话,需要三个月,意味着当地居民将要在3个月里摸黑过日子。情急之下,厂里决定让裴永斌远赴非洲去抢修。

当时非洲正是埃博拉病毒暴发期,家人都不同意裴永斌去。裴永斌劝他们:“这种时刻,劳模不去谁还能去?”他毫不犹豫接受了任务。

裴永斌知道当地条件很差,从国内带了一些量具、刀具过去,但到了工地一看,还是傻了眼:全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老旧设备,没有一台合适的。他只能靠经验自己想办法,用一台意大利老设备,连搬带吊地工作。在近40°C的高温里,为了抢任务,他中午不停机,晚间连班,连续工作了4天,提前3天完成了抢修任务。非洲人对他跷起了大拇指:你不仅是中国劳模,也是非洲劳模呀!

回到哈尔滨的第二天,裴永斌就发烧了,体温达40°C。到医院去,一听说是从非洲回来的,哪个医院都不敢收他。几次转院后,他最后在省医院隔离间住下了。大夫对他说:“不是不收你,而是我们看不了、不会治。”

就这样,裴永斌连续10天发烧不低于40°C,边打点滴边发烧,每天8瓶药。好在最后化验证明不是埃博拉,而是恶性疟疾,连续用药后病情逐渐好转。
这次经历,让裴永斌更加重视技能“传帮带”,让更多徒弟掌握他的绝活儿。

裴永斌在岗30多年来,平均每年提出有价值的合理化建议、技术革新10项以上,共计380多项。每一项他都不是“单打独斗”,全是在“传帮带”中完成的。到现在,经他培训的职工已经超过980人次,他带出的徒弟更是不计其数。

有一年,裴永斌带着徒弟以《克服弹性油箱精车时R部涨根难题》为题,确定了论文思路,可几个徒弟在撰写论文时嫌麻烦,偷工减料致多处描述错误,甚至没有把阴性结果客观报告出来。裴永斌发现后大为恼火,当众把几个徒弟劈头盖脸批了一顿,责令重写。

第二稿成型后,他又发现有十多处描述写成了“摘要式”,偏离了主题,重点却没突出。裴永斌连夜把弟子们召集到一起搞“整顿”:“从工作作风看人品,如果做人不踏实,啥事也难成!”

那是裴永斌发火最大的一次。也正是那次发火后,再也没人敢糊弄他。

让他欣慰的是,他的很多徒弟成为业务骨干,当上了免检个人。 哈电集团哈尔滨电机厂领导说:“裴永斌最大的心愿,就是把自己的绝技全部传承下去。”

 


1.0757s